第270章 來自地獄的人

    “蘇梓寶!”白凌雪看著來人,這個曾經的草包花瓶,如今早已經壓過了她海城第一名媛的風頭。不自覺就帶著幾分厭惡說道,“我和我妹妹說話,關你什么事,何必你挑撥離間,危言聳聽。”

    蘇梓寶款款一笑,“我是不是危言聳聽,跟你沒關系,因為嫁給夏承燁的不是你,需要擔心什么時候就被夏承燁不明不白害了還不為人知的人也不是你。不是當事人,你就永遠不能理解芳菲小姐此時的心情。”

    “你就能理解?”白凌雪不屑。

    蘇梓寶冷笑,我自然能理解。我都死過一次的人,怎么不理解。

    “蘇大小姐怎么來了?”王局長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這下可好,海城四大家族,這里就湊了仨。

    還個頂個都是跺跺腳就能引起圈內震動的大人物。

    “我要報案。”蘇梓寶的視線掃了一眼屋中的幾人,唇線微微上提,“去年,云霆娛樂前總監蘇紫小姐一家三口死于車禍。并非意外,而是夏承燁一手安排。”

    夏承燁,一年了,這一次,我終于要為自己報仇。

    王局長臉色一僵,又來一個,夏承燁你上輩子是挖了誰的祖墳,剛剛白芳菲起訴離婚,說夏承燁陰謀陷害她。現在就來了個狀告他殺人的。

    “這個……有證據嗎?”王局長只得僵硬著臉說道。

    蘇梓寶說道,“當初故意開卡車撞向蘇紫一家的司機,設計蘇紫他們轎車失靈的人,還有另外一個知情者姚漣漪。”

    能這么順利,還多虧了白芳菲的調查。

    王局長說道,“好。蘇小姐請錄一下口供。”

    反正夏家都已經放棄了夏承燁,他走私毒品的罪名就不小,再加上現在的殺人,預謀殺人等等,比裴穎雨那個好辦多了。

    夏承宏說道,“原來夏承燁竟然是這樣的人,我們夏家也是被他蒙蔽了。現在就是過來作證,夏承燁個人的事情,和我們夏家沒有任何關系。”

    “姐,夏承燁在跟我訂婚之前,有個相戀了多年的女友。為了娶我,就害死了蘇紫。這份錄音我是不會撤走的,我不想成為第二個蘇紫。我要離婚。”白芳菲斬釘截鐵留下這句話,不動聲色和蘇梓寶對視一眼。

    那邊的夏承宏也笑瞇瞇看著這一幕。

    白蘭芝和白凌雪的臉色難看。夏承燁如何他們管不著,但是牽連裴穎雨,這還真是個麻煩。

    “姐,我看你也別操心了。說不定裴穎雨還樂意就和夏承燁一起坐牢,他們這是愛的你死我活同甘共苦,我比不了,還是離婚了早散早干凈。”白芳菲嘲諷一笑,走出了公安局。

    錄完口供,外面還吵吵鬧鬧,白蘭芝在公安局里撒潑,沒有絲毫貴婦人的形象,非要把裴穎雨撈出來。

    但是牽連了罌粟這樣大毒梟的毒品走私案,局里根本不敢放人。

    “我能見夏承燁一面嗎?”蘇梓寶望向王局長。現在這些案子加起來,足夠槍斃他了。這是她見他的最后一面。

    王局長為難說道,“蘇小姐,夏承燁現在是重要罪犯,不能探視。如果是一般的罪犯也就算了,我還有這點權限。但是他牽涉到了國際大毒梟,這權限得上面的人批才行。要不,我給你請示一下?”

    同時在心里腹誹,以那群人那么難說話的德性,請示也沒用。

    蘇梓寶皺了皺眉,但也知道王局長是看在她蘇大小姐的面子上才說請示一下,要換一個人連請示都沒有,已經盡力了。

    “嗯,那就謝謝王局長了。”蘇梓寶說道。

    王局長給上面打了個電話,本來都做好了那邊把他罵個狗血淋頭的心理準備,但是沒想到那邊的人在聽到蘇梓寶要探視以后,非常和藹的批準了。

    等掛完電話王局長都有點迷迷糊糊,我是在做夢嗎?

    “怎么了?不行嗎?”蘇梓寶看著王局長,問道。

    王局長還沒緩過來,“不……不,可以!可以進去!”

    這下看蘇梓寶的眼神都變了,還以為她只是蘇家大小姐,沒想到還跟那邊的人都有關系,還好沒得罪。

   &nbs
微信棋牌群号大全
刺客13球鞋 香港四不像历史开奖现场 云南时时平台哪个好 捕鱼机遥控器 郑州按摩推拿 新疆11选5app下载 江西时时介绍 陕西快乐十分任四技巧 四ill快乐12最大遗漏 内蒙古时时五星开奖 牌久游戏下载手机 杭州按摩包吹联系方式 850捕鱼讨论 黑龙江快乐十分全单遗漏 黑龙江时时经网 湖北年卡怎么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