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涉江湖 第七十五章 如今世界大不同

    ()        于江湖建立新秩序,恐怕不止止是徐庸錚一人的想法。他不知道的是當年棋圣方天齊之子就興起過這個念頭,更有了一些行動,后來被棋圣方天齊大義滅親。至于原因,至今也沒有多少人知道。當然,這是外話,留待以后細說。

    徐庸錚不是江湖的雛兒,他自幼和齊老神棍走南闖北,深受老神棍的熏陶和影響,可是這也養成了他執拗認死理的性格。庸,在外人看來是平庸,在他看來,就是中庸之舉。一旦志向立下,就不會輕易改變。用老神棍的話語解釋,不偏可謂之中,不易方可謂之庸。

    真正要建立江湖秩序,談何容易。徐庸錚不是沒有認識到這當中難處。不過,這江湖目前給他的感覺就是太過冷漠和阿諛諂媚。所以,只有慢慢來吧。徐庸錚心里想著。就如詭所說的那樣,他劍道登頂之前,一定要殺了那幾人。

    詭又向徐庸錚提問道:“你先別想那么多,先和我說說這如今的江湖又是什么格局?這些年可有人稱帝?”

    徐庸錚聞言,將自己所知的消息如竹筒倒豆子一一倒出,道:“二十年前,東林江家出了一位舉世無雙的青帝,后來銷聲匿跡了。可天下無人敢怠慢江家。而十數年前,陵州又出了一個琴帝,一夜成魔,殺了近千人。后來又殺了許多人。再后來,這江湖就沒有多大的波瀾了。”

    ”一個青帝,一個琴帝。這兩人倒是合得好。等等,你小子確定沒記錯時間?一個二十年前,一個十數年前,時間隔得這么近,居然有兩人稱帝。”

    “這點我還是十分肯定。再說,這兩個消息又不是什么秘密,是天下皆知的。”

    “他們二人實力如何?也對,問了也是白問,你又沒見過兩人的全部實力。”詭自說自話道。

    徐庸錚淡淡說道:“我和琴帝交過手。”企圖打擊一下詭這個伙計囂張的氣焰。

    “那不叫交手,琴帝真要殺你,可能看了你一眼,然后揮一揮手指頭,你就死了。”

    “真的有那么厲害?”徐庸錚是萬萬不信的。

    “更恐怖的都有。”詭怕太過打擊徐庸錚的積極性,收斂道,“當然,日后等你武道進一大步,自然能體會到這個中奧妙的。”

    “那這兩人是什么人封的?”

    “還能是什么,天機閣唄。”

    天機閣這三個字從徐庸錚的嘴里說出,詭就如同被炸毛一樣,說道:“天機閣,這世上還有天機閣?是四百年前那個天機閣嗎?它怎么可以延續這么久?”不過,這在徐庸錚看來,只是因為詭已經有數百年沒有和這世界接軌了,所以顯得一驚一乍。

    徐庸錚對此表示理解的,所以他說道:“天機閣綿延數百年又不是什么奇怪之事,它超脫于江湖之外。誰又會去招惹這么個閣子呢?”至于是不是四百年前那個,我哪里知道。我又不是個怪物,怎么可以活四百年呢?后面這話徐庸錚雖然沒有說出口,可別忘了詭在他的腦海中,依舊聽得見的。

    詭性格算得上高傲,可此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嘿嘿一笑,問道:“你可知稱帝的條件是什么?”

    徐庸錚說道:“我怎么可能知道那稱帝的條件?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聽到詭的笑聲,徐庸錚淡淡地問道:“莫非你知道不成?”

    “對頭。那就聽小爺我慢慢道來。這稱帝需要經過三個條件。其中之一,就是實力冠絕天下,無人可敵。第二就是需要聚集這天下的氣運。氣運這個東西,虛無縹緲,卻是真實存在的。經過當年藍鼎晨也就是上一任主人的推測,這天下的氣運,最多能支持百年之一人稱帝。原因嘛,我也不便多透露給你。不過,可以告訴你的是,實在是因為這造化世界太過脆弱,無法承受更多。其中更有諸多不知名的規則約束。換言之,這天地不允許同時存在兩個人稱帝。”

    “那這青帝和琴帝是怎么回事?他們間隔的時間不過二十年都沒有。莫非天機閣錯了?還是一人是真一人為假?”

    “我怎么可能知道?莫非這天地規則改變了?對了,你已經達到意境級別,可知道下一刻的境界該往何處?”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那處峽谷里面,沒有過多的關于境界之上的記載。”

    詭的雙腳生出,雙手伸出,然后他的頭顱開始變大。他努力了一番,還是沒有結果,他最后只有妥協,垂頭喪氣道:“看來我也沒什么辦法知道了。若是我能夠化外分身,或者可以得到一兩線天機的。”

    “因為,我知道的是,這個境界傳承已經斷了層。不再是四百年前那個修行世界了。”

    詭又說道:“要怪就怪那個白星洛。幾乎是以一己之力打得中州大部分絕技失去了傳承。”

    “那他有沒有稱帝?”聽到白星洛這個名字,徐庸錚來了興趣,問道。

    “怎么可能。如此濫殺無辜之輩,只怕最后還要遭天譴。我前任主人是因為實力不夠,敗在白星洛手下,他完全是因為第三個條件,規則的約束。”

    “這么說你對于現在這個世界毫無辦法了?說不定還不如我了解,無論是武道還是其他方面。我開始還以為你多神通廣大呢。”

    徐庸錚這番話語著實令詭無言以對。誰讓自己認了這么個主人呢?說起來,若不是徐庸錚,他恐怕就得消散滅亡在那個玉器殘卷內。

    詭也不多加辯駁,對著徐庸錚這個名義上的主人,他口頭上敢稱呼徐庸錚小子,可是徐庸錚身上的諸多秘密,他始終看不透,更不用說那個古怪的秘訣,以及詭始終無法接近徐庸錚識海中神宮這個怪異的事實。

    詭用片刻的沉默來回答徐庸錚的疑問。

    “那你這么神通廣大,就給我說一下如今江湖的勢力唄。從最頂尖的開始說起。”詭接著說道。它也是想了解這個世界的秘密的。

    “頂尖的勢力就有四個,一樓為金意樓,遍布天下十州,與天下人做買賣。一幕則為中州劍幕,天下劍
微信棋牌群号大全
重庆时时号码记录 山东时时开奖视频直播 四川快乐12走势图基本走势 全天免费北京pk计划 天津十分开奖走势 天津市快乐十分前三组走势图 云南时时官方网站 32排九牌大小顺序图片 北京赛pk10提示 重庆快乐十分在哪下载 七不中排除号码规律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排九牌怎么玩 今睌六会彩开奖结果白小姐一 重庆欢乐生肖彩票开奖结果 欧洲50工业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