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塵埃落定

    ()        “塵埃落定了!——”移香閣三樓,一眾世家長老、族長欣賞完“佚名”的詩詞后,拜月樓那邊久久不見回應。

    “佚名公子!恭喜您今晚之后,再次名聲大漲!”宋家“公子”閃爍著亮晶晶的眼睛,朝顏子卿舉杯,可這杯酒誰都沒附和。眾人都不知道,顏子卿到底是如何得罪了這位宋家小娘,惹來一個晚上的針對。

    宋祁用也是無語:自己侄女到底是怎么了?宋祁用不知道兄長們謀劃。宋家和顏家聯姻之事,只是個預想,這樣的事沒塵埃落定之前,誰都不會拿出來說,特別是還有顏蕭兩家“訂親”一事在前情況下。

    “你以前的那些詩詞,該不會也是這樣得來的吧?”宋家“公子”還真說到了點子上。

    顏子卿雖然不是依靠蘇和仲等人,但確實是仰仗“前輩們”。因此,顏子卿聽到這話,并沒有太生氣,可顏紹恭受不了。

    “你——”顏紹恭平日里都與人為善,很少和人針鋒相對。

    “叔父!稍安勿躁”顏子卿止住顏紹恭豁然而立的身形,微笑示意:一切盡在掌握!顏紹恭會意,坐了下來。和一個小姑娘置氣,確實不妥。

    眾人齊皆點頭:如此氣度,方有大族族長胸襟!顏家出了個好族長,難怪顏紹恭對侄兒如此服氣。

    韓、白二人也很慶幸。幸虧宋家女連連作對,否則今日談判,韓白兩家必吃大虧。來前,二人其實已經做好吃虧準備,因為這一輪,顏家已經贏了。從顏家拿出木薯酒那一刻,顏家就贏了。

    從木薯能釀酒那一刻起,顏家就已經立于不敗之地。不管是拿技術賣出換錢彌補虧空,還是用那150萬畝地換錢還債,顏家握在韓、白兩家手里的借據就已經不是問題。

    木薯可以釀酒,那150萬畝地就能輕易養活地上的農民,并繳上租銀,因為南方下田和北方下田是不一樣的。從那一刻起,150萬畝云州下田,價值就已經不是八兩一畝,因為那是能養活人的地。

    而且可以預料,接下來必然是顏家暴風驟雨般的打擊。一百五十萬畝地的產出,足以摧毀現存的酒液銷售網絡,云州乃至天下所有的供銷關系都會發生翻天覆地變化,所有酒品銷售,慢慢都會被顏家控制在手里。就算蒸餾的法子被外人知道了也一樣,因為你有法子,也變不出一百五十萬畝地。

    顏家為何放過眾人?這是韓、白二人乃至云州其他家族都迷惑不解的。

    “不愿內耗”、“避免競價”這些解釋雖然表面好看,但韓、白不信。分分合合、緣起緣滅,百年來多少釀酒家族發展、興盛、敗落、滅亡?“內耗”“競爭”這樣的叢林法則,才代表這個世界的真實。

    今夜韓、白二人來此,已經有了拿半成股的思想準備。顏家三成,韓、白各半成、其余家族共享一成,這既是釀酒行業的分成比例,何嘗又不是云州如今的實力對比,這就是殘酷現實。

    可看情況,問題似有轉機!?

    “塵埃落定!”君老見對面沒再出招,為老友松口氣。看得出蘇和仲也盡力了,畢竟身為知府,雜事繁多,不可能整日沉迷詩詞歌賦。能一下子,拿出這四首“鳴州”乃至“傳天下”詩詞,蘇和仲這次真拼了老命。

    “塵埃落定!”景老捻須肅穆點頭。“今晚孔家小子表現也算驚艷,能逼得名揚天下的蘇和仲掀老底,銀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

    “塵埃落定!”飄香樓麼麼看著對面得意一笑。幾十年的老對手,從年輕時當花魁開始就在競爭,爭了一輩子。幾十年來雖各有輸贏,但哪怕贏上一小局,也是很讓人開心的。

    “塵埃落定!”李朋鳥李兆銘點頭微笑。不愧為云州第一的“顏侯”,“葬雪公子”也被壓了下去,名不虛傳。

    “塵埃落定!”漕幫眾人也吐了口氣。哪怕是做好了和崔二齡決裂的準備,但撕破臉前能看到自己的朋友獲勝,也是值得高興的。

    “塵埃落定!”飄香樓二樓,躺在梔娘腿上的大漢直起身子。“梔娘,看樣子還是那‘假佚名公子’更勝一籌額!”

    “什么“佚名”公子,搞不好就是府臺大人!”梔娘對蘇和仲很了解。蘇和仲找歌伶,不看色,只看才和藝。梔娘平日里沒少被蘇和仲照顧生意,故而對蘇和仲再熟悉不過,也很感激。

    “他們那些文人墨客啊,置個氣還比來比去,真是累死人,不爽利!”大漢活動下身子,扭扭脖子,發出“咯嘣咯嘣”聲響。

    “他們比完,該我出手了!——”

    “塵埃落定!”蘇和仲摸摸胖臉上的汗珠。今晚差一點就陰溝里翻船,幸虧還是自己老辣些。雖然勝了,卻沒什么值得高興的:贏個后生很有意思?攢了好久的詩詞全丟了出去,下次“發威”,得等幾年后了。

    “孔家小子,不錯不錯!”既然贏了,好話自然還是要說一說的——突然……

    “杭州凝齋書院顏真卿顏公子,贈《摸魚兒》一首,請拜月樓陳圓圓姑娘獻唱!”蘇和仲的話,戛然而止……蘇和仲發誓,這輩子永遠不會和“姓王的”一起賞月,永遠不會再說“塵埃落定”四個字了。

    顏真卿又是什么鬼?——這是所有認為“塵埃落定”看客的第一想法。

    《摸魚兒》,不管摸誰,摸的好不好,摸的結果如何,你憑什么蹦出來?這個叫顏真卿的是覺得自己能摻和進天下間兩大公子斗詞場面?還是覺得自己就是“第三大公子”?

    “顏真卿!誰啊?”“凝齋書院的,難不成我們杭州人?”“姓顏,難道顏家人,可顏家人沒道
微信棋牌群号大全
北京pk10破解软件下载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蠃 西甲赛程 北京pk10官网在线计划 免费彩票旋转矩阵软件 彩96app下载 赌龙虎稳赢法 双色球杀6码 广东时时开奖结果 福彩2017228期22选5 德国主场24荷兰 一个女的给我介绍玩鸿云娱乐 北京pk10官网开奖视频 pk10官网下载 竞彩投注计划 黑龙江时时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