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打谷子

    ()        “娘,別打,我錯了,我錯了……”黎清邊跑邊求饒。

    “你給老娘站住!”姜氏跑得上氣不接下氣。

    站住,站住等著你打啊?

    云及:“……”

    唉!娘親還是那般傻乎乎,奶奶依舊寶刀未老。云及嘆了口氣抱著竹筐子進了屋,拿起姜氏撕了的那塊兒咬了一口。

    甜甜的,軟軟的,比饅頭好吃。云及端坐在桌子旁小口地吃著面包。

    黎清給姜氏細細分析了這個面包背后蘊含的財富,姜氏這才作罷不追究黎清。只是說以后有什么東西要和她商量,黎清就差沒把頭點成篩子了。

    鍋貼照樣要做,趕集不再賣油條了,改賣面包。因為里面摻了糖,所以比油條貴一個銅幣。

    鄭大郎已經多次對黎清表示想要學得油條的做法,對此愿交學費。黎清心里有了注意。

    “鄭掌柜,我可以將油炸鬼挪到你們店里,但是掌柜不是買斷,而是分工,我只收取其每場所得之半,你搭好灶臺,我來做,油你出,我這里還有其它東西,比如這個鍋貼,是上京新出的吃食,鍋貼的做法我可以直接交給你,不收錢。”鍋貼這中小吃還是上次那幾個蘇州商人告訴自己的,所以那些人才沒買鍋貼的配方走。

    鄭大郎思考之后,覺得可行,于是兩人簽了契約,去衙門印了押。

    此后黎清只需要逢集的時候背上已經發酵好的面粉和烤好的面包到碼頭食肆,擺下東西便可售賣了。

    鄭大郎的鍋貼最終定價為素餡兒一個銅幣一個,豬肉餡兒兩個銅幣一個。個頭都做的比較大,所以買的人也多。而黎清這邊少了油的成本之后,其實她賺的更多了。素油一百四十個銅幣一斤,有時候漲價到一百五,從未降過價。兩方均有利益所得,故未紅過臉。

    鄭大郎的妻子鄭汪氏也是個熱情好相與的,得知黎清是個寡婦之后,對她頗有同情。黎清對此一笑置之,她不需要同情,但是也不能表現出抗拒。

    黎清的面包在鄭大郎的店里販賣,成了一種新式干糧。有時候人們還能在里面吃到果干,便越發的確定了這東西的好。

    和油條一樣,面包也頗受天齊朝人的歡迎。特別是跑船的人,天氣熱的時候,就想吃點兒甜的,姜氏面包為他們的不二之選。

    夏末也遏制不了熱死人的天氣,黎清正面臨一個巨大的困難——田里的稻子該收了。

    黎清手持鐮刀站在院子里:“……”現代是機器作業,古代手工勞作,這些稻子明顯是扒在桿兒上不想下來,難道我要一串一串的捋下來不成?

    想象一下畫面,千千萬萬根稻草……手捋,然后手廢了。

    嚶嚶嚶(?_?)

    為什么自己不是理科生,為啥子當初要學文,學文的在古代除了點之乎者也,還會啥?弄個爐子都要研究半天。

    黎清內心是哭泣的。

    “阿清,我看到有收割人進村子了,我們去問問價錢。”

    姜氏推開院子的籬笆門,邊走邊對黎清說道。

    咦?

    收割人?

    怎么把這茬兒給忘了,有流動的收割團隊呀。黎清接下姜氏背上的背簍,里面裝了些剛從水里摘下來的菱角。黎清掏出兩個剝了皮就吃。

    “娘,收了稻子我們是不是還要把谷子弄下來啊?”黎清問。

    姜氏不明所以的望了黎清一眼:“不打下來,你把稻草一起嚼了吃吧!”

    黎清:“噢”姜氏說的是打下來,也就不是手捋,黎清松了一口氣。

    姜氏果然是個行動派,下午便和那四個流動收割人敲定了八十個銅幣收割那一畝地。

    村子里大部分人家是不需要流動收割人的,只有像姜家這樣喪失了主要勞動力的家庭才會請他們。

    姜家被排在第二個收割,所以是明天了,需要管他們的早飯。

    
微信棋牌群号大全
下载湖北快三app 江西时时系统漏洞 快乐十二购买技巧 陕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昨天新疆时时 十三水铁支是什么 澳洲幸运5开奖 安徽快三app下载 100%平特一肖 6个人扎金花闷牌规律 福建麻将作弊道具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赛马会app下载 重庆时时彩 江西时时历史开奖号码 福彩计划独胆三天必下17500